揭秘張一鳴的投資往事

掃碼閱讀手機版

來源: 中國企業家 作者: 編輯:劉子安 2022-01-24 17:00:00

內容提要:2022年1月19日,多家媒體報道,字節跳動將整體裁撤投資業務,涉及員工約有百人。其中,戰略投資負責人趙鵬遠及戰投板塊部分員工或將放棄投資業務,並入戰略業務;財務投資板塊則將徹底解散。趙鵬遠等5人轉去總裁辦,負責公司的整體戰略;戰略與投資部的部分人員轉去業務線做戰略,其餘人員裁員;財務投資線人員大部分被裁掉。

  2022年1月19日,多家媒體報道,字節跳動將整體裁撤投資業務,涉及員工約有百人。其中,戰略投資負責人趙鵬遠及戰投板塊部分員工或將放棄投資業務,並入戰略業務;財務投資板塊則將徹底解散。趙鵬遠等5人轉去總裁辦,負責公司的整體戰略;戰略與投資部的部分人員轉去業務線做戰略,其餘人員裁員;財務投資線人員大部分被裁掉。

  對此,字節跳動回應媒體稱,公司年初對業務進行盤點和分析,決定加強業務聚焦,減小協同性低的投資,將戰略投資部員工分散到各個業務條線中,加強戰略研究職能與業務的配合。相關業務和團隊還在進行規劃討論。

  近期,有消息稱字節跳動擬計劃投資數字化營銷整體方案服務商Growing.io。不過,根據《財新》最新的消息,隨著字節跳動投資業務的整體裁撤,收購Growing.io項目已經被叫停。

  關於字節跳動投資業務裁撤的原因,有人猜測可能與一則即將出臺的企業投融資行為的新規有關,屆時,受到影響的互聯網公司將不僅僅是字節跳動一家。

  投資幾乎是字節跳動創始人張一鳴從開始創業就采取的發展戰略。將外部資源與自身業務體系相結合,用最短的時間實現最高效的價值,從而快速達成某一產品目標或完成在競爭中的反超,是字節跳動投資的秘訣,而最近幾年炙手可熱的TikTok正是這套戰術的集大成者。

  在字節跳動內部,投資業務分為戰略投資和財務投資兩個部分,兩大業務線均向CFO、TikTok全球CEO周受資匯報。

  據36氪報道,字節跳動戰投負責人為趙鵬遠,其投資主要緊密結合業務進行,以並購、大金額投資為主,近期代表案例是40億美元收購沐瞳游戲。字節跳動財投負責人是楊潔,曾就職於紅杉中國,負責約15人左右的投資團隊。

  根據天眼查的數據統計,從2012年創業至今,短短9年多時間,以張一鳴為代表的字節跳動投資團隊已經投資193個項目。僅在2022年1月,字節跳動戰投部就完成對“影托邦”和“一直看漫畫”的並購。

  在區域分布上,字節跳動的投資遍布海內外;在投資階段上,字節跳動覆蓋了從天使輪到收購的全部輪次;在細分行業中,字節跳動涉獵也極其廣泛,教育、游戲、金融、社交、人工智能、企業服務、新能源汽車、餐飲消費等熱門的創業領域都能看到字節跳動投資的身影。

  不同於純財務投資,字節跳動的投資主要是基於自身的業務協同做布局,甚至在大多數情況下,投資也會變成張一鳴的一種規模化招聘方式,看中一個新創團隊,便把整個公司都並入字節跳動。

  字節跳動現任副總裁朱駿,正是這樣的代表。朱駿曾是TikTok前身musical.ly的創始人。musical.ly於2017年被張一鳴10億美元收購,隨後朱駿和另一位創始人陽陸育均進入字節跳動。

  北京字節跳動CEO張楠,同樣是張一鳴通過並購納入麾下。張楠曾是圖片分享交流社區圖吧的創始人,2013年張一鳴收購圖吧,張楠進入今日頭條負責內涵段子,隨後又帶領團隊整合誕生了抖音並帶領其飛速增長。

  此外,除自有投資業務外,字節跳動還作為LP(Limitied Partner,有限合伙人)投資了多家投資機構,如深耕硅谷的早期基金UpHonest Capital、胡博予創辦的XVC以及黑蟻資本,而張一鳴自身也是源碼資本的個人LP。

  過去的9年裡,在業務與投資雙輪驅動的戰略下,張一鳴構建起了龐大的投資帝國,遍布互聯網流量所在的各個領域。如今,在字節跳動發展的關鍵時期,失去投資這個輪子,其影響不言而喻。

  然而,要面臨相同挑戰的顯然也不止有字節跳動一家。在過往的互聯網公司發展歷程中,像騰訊、阿裡、美團、快手等大型互聯網公司均是采用“業務+投資”的雙輪驅動戰略,在自身業務發展探索的同時,通過投資並購等方式進行跑馬圈地,劃分自己的勢力范圍,從而在競爭中獲得更長足的優勢。

  根據企名片數據,騰訊投資成立於2008年,是騰訊集團的投資部門與核心戰略部門之一。其投資案例已經超過1400個,投資的公司超過800餘家;阿裡資本同樣成立於2008年,主要通過投資、並購、業務拓展,創造戰略和長遠財富價值,投資案例超過490個;美團旗下的龍珠資本則主要聚焦於餐飲、零售、酒店旅游、休閑娛樂等本地生活服務領域,與美團主業形成一定的配合和互補,投資案例超過35個。

  關於政策對互聯網巨頭公司投資業務的具體實際影響,如是否會涉及之前項目的清算等等,某投資行業專業人士向《中國企業家》表示:“沒人知道,可能並不會是一刀切,有些可能是罰款,有些可能是要求回到之前的競爭狀態,會有不同的處理方式出現。”

下載津雲客戶端關注更多精彩

推薦新聞

我來說兩句

關於北方網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纔 | 聯系我們 | 網站律師 | 設為首頁 | 關於小狼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22-23602087 | 舉報郵箱:jubao@staff.enorth.cn | 舉報平臺

Copyright (C) 2000-2022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天津北方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