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果生鮮申請破產重整 曾經歷7輪融資

掃碼閱讀手機版

來源: 國際金融報 作者:蔣佩芳 王敏傑 編輯:郭小琳 2020-10-19 09:55:11

內容提要: 曾獲阿裡高盛投資,頭戴『我國首家生鮮電商』光環易果生鮮倒在了黎明之前。10月中旬,一則『易果生鮮破產重組』的消息在朋友圈裡傳開。天眼查顯示,上海易果電子商務有限公司已向法院申請破產重整,申請人為倪麗靜、馮向東,相關案件開庭時間為2020年11月3日。10月15日,21世紀經濟報道援引易果生鮮CEO張曄的回應,該公司的確已經進入破產重整,目前正在重組過程中,並已有確定的重組方。

  曾獲阿裡高盛投資,頭戴“我國首家生鮮電商”光環易果生鮮倒在了黎明之前。10月中旬,一則“易果生鮮破產重組”的消息在朋友圈裡傳開。天眼查顯示,上海易果電子商務有限公司已向法院申請破產重整,申請人為倪麗靜、馮向東,相關案件開庭時間為2020年11月3日。10月15日,21世紀經濟報道援引易果生鮮CEO張曄的回應,該公司的確已經進入破產重整,目前正在重組過程中,並已有確定的重組方。 

  “其實之前就有跡象,阿裡將天貓生鮮交給盒馬之後,就沒有新錢進來了。”10月15日午間,易果集團的離職員工李琴(化名)向《國際金融報》記者坦言。 

  如同公司其他同事一樣,李琴也不幸於今年年中被裁員。據其描述,裁員是分批進行的,公司有給賠償協議,分期付款。按照協議上的內容,公司7月份開始就應該要支付賠償金,但自己尚未收到過一分錢。其間,她也嘗試找過公司,但未有反饋,很多同事都沒能拿到賠償金,甚至還有同事去仲裁過,也沒有拿到。 

  網絡科技互聯網博主趙宏民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采訪時有些感慨:“對於易果的結果,我感到十分意外,大大超出我的想象。” 

  破產重整推進中 

  易果生鮮無疑是今日生鮮零售行業的焦點。 

  據自媒體《零售圈》援引的消息指出,2020年7月30日,上海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相繼公開了(2020)滬03破198號“破產案件”和(2020)滬03破申282號“破產審查案件”,兩個案件的申請人為倪麗靜、馮向東,被申請人為上海易果電子商務有限公司。 

  公開資料顯示,其成立於2005年,是一家致力於向注重生活品質的都市中高端家庭提供精品生鮮食材的生鮮電商。2016年,易果生鮮戰略昇級為易果集團,全面轉型為垂直一體化生鮮運營平臺,下轄雲象供應鏈、安鮮達、易果新零售三家公司。 

  天眼查顯示,易果生鮮的運營主體上海易果電子商務有限公司成立於2007年2月,注冊資本約3610萬元,法定代表人為張曄,淘寶(中國)軟件有限公司為其大股東,持股16.56%,張曄為第二大股東,持股13.94%。 

  事實上,10月14日,關於易果生鮮破產重組的消息就開始在社交媒體上小范圍的發酵。有外媒更是在10月13日即報道稱,易果生鮮、雲象供應鏈(上海雲象供應鏈管理有限公司)和安鮮達(上海安鮮達物流科技有限公司)進入自願破產重組。不過,易果生鮮官方一直未曾發聲。 

  記者查詢注意到,雲象供應鏈和安鮮達均為上海易果電子商務有限公司的全資子公司。就破產重整一事,《國際金融報》記者近日從一名安鮮達內部人士處也獲得了證實。對方表示,因為雲象供應鏈和安鮮達都是易果的子公司,因此這次破產重組是三者一起。該人士還特別向記者提到了公司目前的狀態:“重組”過程中,穩步推進。至於員工方面的安排,該名人士沒有給出具體說法,但其告訴記者,不會影響到現有的一些工作上的推進。 

  早有伏筆 

  多名熟悉易果生鮮的業內人士在和《國際金融報》記者交流時,均對此事表示了惋惜,但他們也指出,易果生鮮走到破產重整的境地或早有鋪墊。 

  事實上,成立之初的易果生鮮曾多次獲得資本青睞。 

  天眼查顯示,自2010年來,易果生鮮已獲得7輪融資。在2013年至2016年之間,阿裡巴巴三度出現在了投資方的名單中,涉及的融資輪次分別為A、B、C輪。2017年8月,易果完成3億美元D輪融資,由天貓投資。根據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的統計,易果生鮮的累計融資額超59.3億元。 

  據《北京日報》此前報道,易果集團聯合創始人金光磊曾透露,2017年易果集團GMV達100億元,較2016財年披露的36億元增長178%,彼時其預計將在2018年實現盈利。 

  從過往“戰績”來看,易果生鮮原本具備大好的發展前景,且不少行業人士認為,與阿裡的深度捆綁,讓易果業績一度飆昇。 

  然而,成也阿裡,敗也阿裡。李琴向《國際金融報》記者透露,易果之所以走到今天這一步,與去年年初的戰略調整有著密切關系。“去年年初,阿裡放棄了C端,將天貓生鮮交給盒馬,易果就只能做B端。但實際上,B端沒能做起來”。 

  據媒體公開報道,2018年底,阿裡巴巴在進行組織架構調整時,將易果生鮮負責的天貓超市生鮮運營轉交給盒馬。易果生鮮則進一步強化數字驅動的生鮮全產業鏈協作平臺的定位,業務從C端轉向B端。 

  聯商網高級顧問團成員王國平表示,從轉型本身來看,易果生鮮原本是有發展機會的。“B端有需求,問題在於易果生鮮自身基建不完善,很多還是走批發市場,未能體現跟B端自己去批發市場的差異”。 

  在此背景下,2019年底,易果生鮮就被傳經營不善。2019年12月份,易果生鮮還被上海長寧區法院列為被執行人。2020年1月份,上海易果電子商務有限公司,被上海長寧區法院凍結了價值千萬的股權和其它投資權益。 

  彼時,易果生鮮相關負責人回應稱,公司正在從面向個人消費者到面向企業客戶的轉型。本次凍結股權的案子主要是因為商務糾紛,涉及與供應商的貨款支付問題,目前雙方試圖達成和解,正在走法律程序。 

  王國平告訴記者,對於企業來說,進入破產重組並不意味著企業倒閉。“(後續可能)直接清算、延期支付債務或者債轉股,還有機會重生,先把負債去掉,纔有機會跑出來”。 

  虧損燒錢不是出路 

  此次易果生鮮的最新動態也引發了多方對於整個生鮮電商領域發展狀況的關注。 

  近年來,隨著互聯網的快速發展以及年輕消費者消費習慣的改變等,我國生鮮電商行業保持了較快的發展速度。來自中商產業研究院大數據庫的數據顯示,2019年我國生鮮電商行業市場交易規模約為3225億元,較上年同期增長49.4%。預計未來幾年生鮮電商市場快速發展,2020年我國生鮮電商行業市場交易總額將突破4600億元。 

  然而,市場龐大的背後,生鮮電商去年以來的發展並不算順利,尤其在去年底,多家平臺倒閉或被曝出經營困難。僅在2019年11月,就有生鮮電商平臺呆蘿卜宣布經營不善導致資金鏈斷裂,社區生鮮電商妙生活則被爆關閉全部門店,悄然退場。 

  今年以來,受疫情影響,不少生鮮電商的發展迎來轉機。但很顯然,並非所有的企業都能“笑著走下去”。 

  趙宏民告訴《國際金融報》記者,易果生鮮失敗的根本原因,還是生鮮電商這個行業一直處於虧損燒錢的情況。“這是生鮮行業獨有的特征,一方面價格不能比傳統生鮮貴太多,但是和傳統生鮮以線下為主的銷售模式相比,成本卻貴很多,包括生鮮本身的損耗率也更高。可以說,這次疫情拯救了整個生鮮電商行業,大家更不願意線下外出購買生鮮,很多生鮮平臺的銷量暴增數倍,易果卻倒在了黎明前一刻,令人遺憾”。 

  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網絡零售部主任、高級分析師莫岱青表示,對於生鮮電商來說,有保證的供應鏈渠道,發力高質量資源配置,纔能讓消費者買到具有高性價比的商品。眾多生鮮電商平臺在產品種類、服務體驗以及配送方面的特點並不突出,並且始終處於燒錢培養市場、消費習性的階段,這種沒有形成核心競爭力的模式,無法持久延續。

下載津雲客戶端關注更多精彩

推薦新聞

我來說兩句

關於北方網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纔 | 聯系我們 | 網站律師 | 設為首頁 | 關於小狼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22-23602087 | 舉報郵箱:jubao@staff.enorth.cn | 舉報平臺

Copyright (C) 2000-2019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天津北方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