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市能救攜程嗎

掃碼閱讀手機版

來源: 中國企業家 作者: 編輯:郭小琳 2020-08-03 09:13:07

內容提要:在阿裡巴巴、京東、網易等中概股紛紛回歸之下,年內股價已跌去四分之一的攜程在美選擇退市,似乎變得順理成章。但退回國內與對手白刃相見,也並非攜程願意主動選擇的。

  雖然攜程集團創始人、董事局主席梁建章直播4個多月來,為攜程帶來了超過11億GMV,但這顯然還不足以衝抵新冠肺炎疫情帶來的負面影響。

  美東時間7月28日,據路透社報道,攜程正在就私有化交易與金融機構、戰略投資者等多方人士進行接觸,其中包括私募與中國國內科技公司,考慮從納斯達克退市。路透社稱該消息是從四名直接參與交易的消息人士獲悉的。

  據報道,攜程可能選擇退市的主要原因在於,地緣政治風險加劇、疫情對旅游業務的持續影響、以及中概股正在面臨美國監管機構更嚴格的審計要求。同時,消息人士也向路透社表示:關於退市的討論還處於早期階段,未來還有可能存在變數。

  《中國企業家》就此消息聯系攜程求證,攜程表示不予置評。

  消息披露當日,攜程股價一度上漲超過10%,後回落至27.72美元,收盤市值為164.40億美元。

  疫情重創

  此次攜程被傳退市,直接原因自然是疫情的持續發酵。

  2019年,攜程整體業績與股價尚處於上昇勢頭,財報頗為亮眼。攜程2019年年報顯示,攜程當年收獲淨利潤69.98億元人民幣,同比上漲538.50%。不過,2020年一開年,突如其來的疫情重創攜程。

  2月,當“戰疫”重點還聚焦於武漢區域時,《中國企業家》曾采訪過梁建章,當時,他還樂觀地認為,與2003年非典相似,在政府的強勢乾預下,疫情戰有望於5月取得勝利,旅游業也將隨之復蘇。

  始料未及,疫情的影響逐漸向世界范圍擴散,給全球旅游業都帶來了致命打擊。2020年第一季度,攜程淨營業收入同比下降42%,淨虧損為22億元。而去年同期,攜程的淨利潤為46.13億元。

  除了攜程墊付的用戶退訂費用,合作方的困境也逐步傳導到攜程身上。梁建章5月接受《中國企業家》采訪時表示:“疫情期間有些航空公司的財務直接崩潰,合作方出現問題。雖然我們的財務狀況健康,整體損失還是很大。”

  2020年一季度,攜程的酒店、跟團游、交通票三大核心業務營收分別同比下降了62%、50%、29%。同時,攜程預計第二季度淨營業收入還將同比下降67%~77%。

  與財務指標相比,更大的危險還在於:疫情讓攜程近年來最核心的“國際化”戰略走向陷入迷霧。

  2019年11月,在攜程創立20周年慶典上,梁建章表示,攜程未來要用5年時間,做到全球最大的國際旅游企業;並提出了G2戰略,即Great Quality(高品質)和Globalization(全球化)。

  從2015年開始,為了突破用戶與業務的天花板,攜程持續在全球市場中布局。2015年1月,攜程收購了英國廉航機票預訂平臺Travel fusion公司多數股份;2016年1月,攜程向印度最大在線旅游公司Make My Trip投資1.8億美元,並在2019年8月通過換股交易成為其最大股東;2016年11月,攜程以14億英鎊收購了全球最大機票搜索平臺天巡(Sky Scanner)。

  2019年,攜程國際化步調進一步加快。當年10月,攜程宣布與途易達成戰略合作;11月,又和Trip Advisor成立了合資公司。截至疫情暴發之前,攜程的國際化營收已經佔到集團總營收的35%。

  看似順風順水的國際化在疫情中戛然而止。彭博社7月20日報道,天巡正計劃裁員20%,並關閉部分辦事處。

  今年以來,攜程的股價距高位已跌去了24%。疫情重創全球旅游業,另兩大國際旅游巨頭亦不能獨善其身:Expedia跌幅達23.6%,Booking跌幅達17.9%。

  地緣風險

  雖然疫情給旅游業帶來的打擊堪稱摧毀性的,但如果單純因疫情導致業務收縮甚至停擺,攜程並不至於抬出私有化這樣的“重型武器”。

  2020年初,攜程的主要資本運作關注點還停留於加速赴港二次上市。

  2019年11月,阿裡回港上市後股價持續走高,給諸多頭部中概股帶來了示范效應。據彭博社報道,京東、網易、百度、攜程均在阿裡上市後與港交所及投行接洽,以期獲得更高的估值溢價。

  港交所也為這些明星公司打開了方便之門。2018年4月,港交所推出上市制度改革,在《主板上市規則》中新增了三個章節,首次允許了同股不同權、未有收入的生物科技公司、及尋求在港進行二次上市的大中華地區和國際公司來港上市。

  自新規實施以來,84家新經濟公司(包括醫療健康及生物科技公司)在香港上市,共募資3023億港元。2019年,香港以募集總額3155億港元蟬聯全球IPO第一。

  2020年4月,瑞幸曝出財務造假事件。5月21日,美國參議院全票通過了一份《外國公司問責法案》,對公司年度審計報告增加了多項嚴格的披露條款。6月,網易、京東先後赴港二次上市,被外界解讀為中概股回流加速。

  近期,隨著美國總統大選臨近等種種復雜因素,中美摩擦不斷加劇,不確定性陡增。

  7月14日,路透社援引一位美國國務院資深官員的表述,稱特朗普政府計劃單方面取消美國公眾公司會計監督委員會(PCAOB)與中國證監會、中國財政部,在2013年簽署的執法合作諒解備忘錄(以下簡稱為“備忘錄”)。

  在這份備忘錄中,中方同意按照相關流程向美國證監會和PCAOB提供經審核不涉及國家秘密的審計底稿。美國政府單方面的行動被美國媒體解讀為,美國和中國正在幾條戰線上展開外交斗爭,這可能會攪亂金融市場。

  外部環境的不確定性,直接阻斷了中國頭部互聯網公司們布局多年的海外擴張之路,一場巨頭“撤退”行動隨之展開。

  6月底,字節跳動旗下的明星產品TikTok、騰訊微信被印度政府宣布封殺。微信在印度已無法使用。同一時間,阿裡也宣布關閉了UC瀏覽器在印度的運營。

  7月20日,美國眾議院以336比71票通過了一項專門針對TikTok的法案,禁止聯邦政府僱員在政府的設備上使用TikTok,受影響群體包括美國政府高官、美國眾議員、美國國會員工,以及政府公司的官員或聘員。

  7月27日,北京市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表示,北京將對赴美中概股進行梳理,對於符合回歸條件的,支持其回歸A股或回歸港股發展。

  可想而知,接下來海外市場針對中國公司的禁令及限制或將繼續昇級,而中國也將拿出相應的應對手段。

  攜程的國際化業務拓展,以及未來的資本市場布局,也需要充分考慮地緣政治的風險,順勢而為。

  回歸挑戰

  那麼,面對國際環境的凜冽局面,攜程的國際化腳步是否會就此逆轉呢?梁建章在接受《中國企業家》采訪時多次表態:“攜程的長期戰略不會改變。”

  不過從短期看,攜程是否會最終選擇私有化,或是繼續回港二次上市的步調,則還需要綜合考量與觀望。對攜程來說,繼續選擇回港二次上市或是外界比較容易預期到的動作。

  囿於國內外用戶對OTA產品不同的偏好與使用習慣,目前直接使用攜程APP進行酒旅預訂的海外用戶並不多。攜程的國際化戰略更多依托於投資、並購、換股等資本合縱連橫手段,其本身35%的國際化業務,有25%亦來自於國內用戶在海外的購買。整體看來,國外用戶對於攜程,仍處於了解、熟悉階段。

  攜程的骨子裡“流淌著盈利的基因”,常年保持著超過50%的毛利率。2019年,攜程營收357億元人民幣,淨利潤69.98億元人民幣,對應當年美股市場給出的200多億美元的市值,可以說攜程的估值仍舊偏低。

  與之相對,國內A股市場對明星公司的追捧、市場活躍度明顯更利於融資計劃開展。

  同屬遭到重創的旅游業,在A股上市的凱撒旅業雖2020年半年報預虧1.45億,受益於海南免稅概念,在近期連拉9個漲停板,市值一度突破200億元,市盈率亦超過了500。資本炒作熱度,以及近期官方對資本市場的支持力度,可以說對中概股回流國內無疑構成了重大的吸引力。

  不過,即便攜程正式決定“斷腕”、拆分私有化,而非選擇“美股+H股”的常規操作,要徹底走通這條私有化道路,也要花較長時間,絕非易事。

  通常來說,在美國主板掛牌的上市公司,從提出退市申請,到正式停止交易,最快需要半年到一年的時間。同時,攜程的股權也勢必要因私有化過程中的資本運作而發生變化。

  在頭部公司的橫向對比中,攜程的高管持股比例偏低。截至2020年2月29日,百度是攜程的最大股東,持股比例為11.7%。梁建章個人持股為2.3%、攜程聯合創始人范敏持股為1.9%、攜程CEO孫潔持股為1.2%,高管團隊加起來也只有5.4%。

  此外,攜程若決定私有化,回歸內地證券市場,還將直接面對更多與美團酒旅及飛豬等競爭對手業務的直接對比。

  近年來,美團依托發源於外賣業務的地推“鐵軍”及生態協同力量,酒店間夜數及低線市場份額不斷擴大,整體份額持續增長,快速蠶食著攜程的陣地。攜程的做法則是避其鋒芒,重點發展異地游產品,推動國際化進程。

  可以想見,從走向世界的星辰大海退回到與國內對手白刃相見,並不是攜程願意主動選擇的。

  2003年攜程上市後,梁建章認為已“打著望遠鏡都找不到對手”,意興闌珊,轉而赴美讀書。而此刻,攜程面臨的危險,已經超過了歷史上任何時刻——遠遠比他二次回歸、打敗去哪兒網等對手的純商業作戰要復雜得多。

  除了持續尋求在業務層面復蘇國內外旅游市場,如何在大國博弈的歷史環境中順勢而為、攻守得當,需要領導者具備高度的戰略思維與決策遠見。

  這對梁建章個人和成立了20年的攜程來說,都將是一條充滿艱險的道路。

下載津雲客戶端關注更多精彩

推薦新聞

我來說兩句

關於北方網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纔 | 聯系我們 | 網站律師 | 設為首頁 | 關於小狼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22-23602087 | 舉報郵箱:jubao@staff.enorth.cn | 舉報平臺

Copyright (C) 2000-2019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天津北方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