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信用卡CEO孫海濤:與這個世界講和

掃碼閱讀手機版

來源: 中國企業家雜志 作者:米娜 編輯:徐林軒 2018-09-04 10:11:14

內容提要:從簡單粗暴到反思成長,一個成功的連續創業者都經歷了什麼?

  當“抱歉”這個詞從孫海濤嘴中說出來時,圍繞在他身邊的記者感到有點新奇。身為51信用卡的CEO,孫海濤一向直白,說話常常跳過寒暄階段直奔主題,甚至前段時間,他說自己每天都在罵人,這回卻突然客氣起來。

  “這肯定是誤傷!”他再三跟身邊一位朋友強調,“我只是想讓自己的世界清靜一點,就這麼簡單的想法,卻把熟人誤刪掉了,真的很尷尬。”

  不久前,孫海濤將自己的微信好友從5000人刪到1000人。於是,發覺自己被刪除的朋友便前來“興師問罪”。

  當然,對於每天都發朋友圈且至少三條的孫海濤而言,朋友圈基本上是他每天最重要狀態的記錄,等同於他的日記。此前,他對《中國企業家》稱,“我原來刪除人(微信好友)的原則是這個人從來不給我點贊,他大概不喜歡我,所以我想應該把他刪掉。”

  他說這話並非在開玩笑。有朋友說他像個段子手,每天都在朋友圈秀生活。但孫海濤不這樣認為,“朋友圈其實是我真實的思考,我很少去找一個語錄,然後copy一下發出來,如果今天發的那句話是別人講的,一定是這句話對我有很強的影響。”

  但如今,他發現人們不給他點贊的原因很多,“如果給你點贊,另外一個朋友是否會吃醋?”他開始轉變想法,試著調整自己,“現在我如果發現自己發的哪一條朋友圈沒人點贊,我回頭就會把那條偷偷地刪掉,因為這是個失敗的表達!”

  他還給自己定了個刪除的標准:“點贊低於二十個,我就把它刪掉。這說明,我發的這條沒有意義。”

  采訪結束後,他的朋友私下告訴記者,孫海濤是個直線條且藏不住心事的“少年”。他除了乾刪朋友圈這種“逗逼”的事,還經常把同一件事編輯成各種不同風格的內容分別發布多條朋友圈給分類的微信好友。作為孫的朋友,他只是故意不戳穿而已。

  孫海濤生氣時會當面說人“傻逼”,他喜怒形於色且不屑遮掩,但這似乎並不妨礙他成為一個成功的創業者。甚至在杭州的創業圈裡,有很多創業者喊他“連長”。

  2017年,孫海濤帶頭成立了“51兄弟連”,他帶著公司投資的八個創業者一起玩山地越野,准備開拍一部關於創業者的超長大型紀錄片。

  孫海濤2018年已滿38歲,但他無法接受自己已然奔四。“我沒法面對這個現實。”他稱。

  創業14年來,他始終覺得自己還是當初那個精力充沛的少年,一笑就會露出滿口亮白牙齒,一有空就開著山地摩托去山上拉轟幾圈,在發動機的轟鳴聲中感受腎上腺素的飆昇。

  上市拉力賽

  幾個月前,孫海濤去了趟新疆的羅布泊沙漠。他特意買了個沙灘全地形車直接運過去,然後獨自開著穿越沙漠。

  在沙漠的陡丘沿著側面開,只要速度足夠快,就有向心力把人壓在坡上面,這種走刀鋒的感覺讓他覺得特別過癮。“我會覺得很強大!很開心!很喜歡!”他連續用了三個感嘆詞。

  孫海濤骨子裡喜歡冒險,無論是創業還是戶外探險。他曾有一陣迷戀改裝車,現在喜愛AT四輪摩托車,常常開車去穿越沙漠、沼澤和雪地。甚至,他覺得跑步是一項缺乏風險挑戰的運動,因而很少參加公司的跑步活動。

  他的人生就是一場場冒險。

  大學尚未畢業就開始創業。孫海濤創辦的第一家公司是E都市,之後又創辦了房途網和租房寶等,但他連續幾次創業都沒找到好的商業模式,直至2012年成立了51信用卡公司。

  當時,孫海濤和4個同事在杭州城西一間小酒店住了一個月沒回家,開發出了51信用卡管家APP。

  如今,51信用卡成為中國最大的線上信用卡管理平臺。截至2017年12月31日,51信用卡已管理累計1.06億張信用卡。2017年總營收22.69億元,淨利潤7.44億元。

  2017年7月15日,孫海濤在杭州召開一場面向中介機構的上市動員大會,決定去香港上市。2018年3月,他帶著團隊在港交所對面環球大廈的printer辦公室裡通宵達旦的加班,准備遞交A1(上市申請)。

  7月13日九點半,51信用卡成功在香港交易所上市,開盤價8.76港元。

  “雖然(港交所)走到環球大廈只要10分鍾,但我們花了100多天纔走到這裡。”孫海濤在致辭中這樣表示。在上市當天僅1分多鍾的簡短致辭中,孫海濤提到最多的詞是“愛拼”。在上市儀式上,他穿著白休閑鞋,黑色運動衫加藍休閑西裝,就像一位中途串場的嘉賓。甚至,在演講的最後,他身體前傾,右手屈臂做出了一個專屬他的加油姿勢,對著港交所大廳裡的全體人員說:“感謝每位愛拼的伙伴和朋友,一起加油。”

  而臺下的一位51信用卡員工則驚訝地告訴《中國企業家》:“他今天居然照稿念的,可見今天有些緊張。”在她看來,激情發揮式的演講纔是孫海濤的正常狀態。

  選擇來香港上市對孫海濤來說,也是一場艱苦的拉力挑戰賽。

  上市前的那段時間,特別是最後半年,孫海濤是非常煎熬和焦慮的。

  有段時間他感覺非常不好。如招股書,按照報表要求,最遲必須在6月30日前將招股書定下來,到了6月20日,裡面居然還有很多不確定性,如果再晚一天,萬一審核再出點問題,所有進程就得重來。

  那段時間他頻繁見各種投資者。這一輪香港上市,孫海濤前後見了一百多家投資機構。

  這對於討厭社交、心直口快的孫而言,簡直是對個人忍耐力的極大考驗。因為一般情況下,他會盡量回避去見陌生人,除非是這次見面對工作及業務有很大幫助。

  有一次,他忍不住發了火,“一個投資人一點小事一定要給我扯上三四個小時”,但隨後回到家,他就被團隊成員批評了。“他當時說我的時候我很不爽,盡管是在我家裡私下跟我說的,說我有點鋒芒畢露。”孫說。

  但他最終還是聽進去了,隨即給對方道了歉,不過他又說:“罵人本質上是一種個人情緒的宣泄,它並不是對另一個人進行人身攻擊。”

  事實上,孫海濤並非不關心他人看法的人。之前,有個合作機構指名道姓要求他前去面聊,孫不願意去見這個人。但在同事的勸說下,最後,他也只能站在同事及公司業務的層面,去參加會面。

  他也怕辜負身邊支持他的人,甚至背負了心理壓力。對於這次上市,他對《中國企業家》說,“比較遺憾的是市值不是很高,讓一些老投資人失望了”。

  2018年3月,51信用卡遞交上市申請時,國內多家券商給51信用卡的估值為200億~300億元。但上市當天午間的收盤價為9.05港元,市值為107億港元。與51信用卡在2016年完成的最後一輪融資估值接近。

  受累於國內金融科技行業的監管環境,以及中美貿易戰等多重因素影響,2018年所有窗口期來港上市的公司價格都大打折扣,甚至出現一級市場裡的價格比二級市場要高。

  “這些天來港上市的公司,大家都感同身受。”孫海濤說。

  痛苦與和解

  上市前的那天晚上,在朋友的香港半山別墅裡,孫海濤宴請了51信用卡的股東投資人,以及新老投資人。

  當天晚上,一向酒量好的他喝的有點多,很快就喝糊涂了。這場上市拉力賽對孫海濤而言,既是一場艱苦戰,也是一次人生觀的顛覆。

  市場低迷及融資之難,超乎他的想象。相比較兩年前最後一輪融資的四億美金,這次僅公開融資1.5億美金,見的投資機構卻是之前四五倍。“所以要感謝公司之前的投資人,他們能夠接受這個局面,同意以這樣的價格上市,這也是蠻大的信任。”

  孫海濤對自己的評價是簡單、真實,也是粗暴的。但正是這個特點也讓別人容易相信他,乃至在跟雷軍、王亞偉等投資人見面時很容易就能建立起信任。

  從黃偉的新湖(控股)集團、王亞偉的千合資本、到王永華的天圖資本、瓜子二手車CEO楊浩湧、ETCP集團董事長譚龍、薛蠻子等都投資了51信用卡。

  在上市前,51信用卡共完成了六輪融資。

  根據招股書,2012年12月公司完成了天使輪融資,由華映資本投資;2013年6月,公司了完成了A1輪融資,由華映資本投資;2013年9月,公司了完成了A2輪融資,由SIG和清流資本領投;2014年11月公司完成了B輪融資,由GGV、京東、小米投資;2015年4月,公司完成了B1輪融資,由新湖投資。2016年10月,51信用卡又完成了總額26.61億元(約4億美元)的C輪融資,由新湖中寶、天圖投資、前海基金、嘉實投資、銀泰、景林投資等聯合投資。

  在孫海濤的微信裡,有一個51信用卡的投資人群,這個群裡每一個人都不願意主動說話,但每當公司遇到事時,有些投資人就會一對一的跟他溝通。

  這些事包括公司的商業模式、盈利模式、盈利情況,公司團隊的波動,甚至引進CFO等等。在這個投資人微信群裡,公司越早期的時候,跟孫私聊和溝通的人越多,到後面公司穩定了,就越來越少。

  2017年4月,51信用卡和天圖資本一起以不到2億元的價格收購了香港上市公司中彩網通,共持有中彩網通43.89%的股份。

  “當時急需3億港幣,我們那時賬上沒有這麼多港幣,那怎麼辦?天圖的王永華總說我來幫你們,一天之內資金就到賬了。”孫海濤認為從這些投資人身上,他學到了很多。在生活中觀察自己和別人,遇到一件很難的事情想辦法去解決它。他認為人只有經歷痛苦,纔是真正在學習。

  這些年,圍繞著51信用卡的生態圈,孫海濤也投資了二十來家公司,但他對自己定位還是一個創業者,“我不覺得自己能成為一個厲害的投資人。”他認為笨的人適合創業,因為面對困難,他會越挫越勇。而聰明人適合投資,遇到困難會及時止損,改變賽道。

  與很多學院派乃至精英創業者的氣質完全不同,孫海濤很少談看了什麼書,嘴裡也絕不會冒出些管理學上的專業詞匯,他談事總是用簡單易懂的大白話直搗黃龍。

  曾有朋友拿個小本子來問他,“海濤,出來創業需要什麼准備?”

  “創業不需要准備。”孫海濤直接潑了盆冷水,他認為在一個高速成長的事情面前,只有迎難而上,以變應變。

  在孫海濤長達14年創業生涯中,他曾有過兩次人生的最低谷。

  一次是在連續創立兩家公司都不成功後,他覺得自己人生沒戲,沒什麼大的希望,很沒意思,感覺自己以後就是個小人物。

  還有一次是在多次創業後突然找不到方向,纔覺得人真正最難時是自己不知道怎麼辦時,“你不知道這麼乾對不對,不知道該怎麼破局。”

  哪怕是現在,創業成功、財富自由的他依然在跟自己較勁,他開始擔心怕自己以後不夠接地氣。如今,他在時刻觀察新的機會,准備重新殺入到一個新業務中去。“因為我骨子裡面就有這種英雄主義情結,就是想乾一件新的事,把它乾成。”

  他不准備與自己和解,但與身邊人的相處卻有了不同。

  有跟他工作多年的同事告訴記者,有時真的無法接受他的簡單粗暴。但偶爾一些事,又讓人覺得他只是個傲嬌別扭的少年。

  於是,有時孫海濤罵了人,在自我反思過後,又會送一點東西或請人吃飯來彌補。作為老板,他自然是放不下身段給同事道歉的,托他人代送箱水蜜桃這事卻是沒少乾的。

  上市前孫海濤身邊始終圍繞著低氣壓,同事都感覺到了。於是,有同事說最近事情都不順利,是因為老板你辦公室座位的背後沒東西擋,是面玻璃窗,這叫沒靠山。

  壓根不信風水的孫海濤沒理睬這事,但很快,他發現行政給自己辦公桌後面采購了一座小假山放那,孫海濤想了想,忍了。

下載津雲客戶端關注更多精彩

推薦新聞

我來說兩句

關於北方網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纔 | 聯系我們 | 網站律師 | 設為首頁 | 關於小狼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22-23602087 | 舉報郵箱:jubao@staff.enorth.cn | 舉報平臺

Copyright (C) 2000-2019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天津北方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