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雲、任正非、李嘉誠、董明珠的淚點在哪裡?

掃碼閱讀手機版

來源: 中國企業家 作者:卯妮子 編輯:徐林軒 2017-09-13 10:29:08

內容提要:每個人的眼淚不一樣,但想哭的念頭都是一樣的。企業家往往是越堅強越脆弱的一類人,他們在困難時有著超乎常人的勇氣和毅力,但在回首往事時,卻也有淚點極低的時刻。那麼企業家的眼淚有著哪些非比尋常的意味呢?

  企業家的眼淚有著哪些非比尋常的意味呢?

  網上曾經流傳著一項有趣的統計:《喬布斯傳》全書中,喬布斯一共哭泣157次,平均三頁哭1次。其中,哭倒在地25次,大哭並尖叫34次,淚流滿面42次。原來那些成就非凡的企業家也一樣,無論是喜怒哀樂,都會被戳中淚點。畢飛宇在《推拿》一書中寫過一句話:每個人的眼淚不一樣,但想哭的念頭都是一樣的。企業家往往是越堅強越脆弱的一類人,他們在困難時有著超乎常人的勇氣和毅力,但在回首往事時,卻也有淚點極低的時刻。那麼企業家的眼淚有著哪些非比尋常的意味呢?

  馬雲

  推銷屢次遭拒,低潮期裁員

  創業之初的馬雲梳著八分頭,背著一個黑色單肩包,敲門找人,逢人便講,『我是來推銷中國黃頁的。』一臉迷茫又不耐煩的人們將他『請』出門外。從北京回杭州時,馬雲在出租車上情不自禁的失聲痛哭。

  在創辦阿裡後,因為急於全球擴張的戰略失敗,馬雲不得不赴美進行裁員,裁員後馬雲致電阿裡高級副總裁波特·埃裡斯曼,在電話裡抽噎著問:『很多員工給我打電話,他們對我辭退員工很生氣。我知道是我的錯誤,做了那些決定。現在每個人都對我發火。你認為我做了這些,我就是個壞人嗎?』

  任正非

  創業初期半夜哭醒

  無數互聯網早期創業者都在2000年互聯網泡沫破滅時失聲痛苦過,馬雲哭過,任正非也哭過,只是他們都挺了過來。任正非後來回憶到:2002年,公司差點崩潰了。IT泡沫的破滅,公司內外矛盾的交集,我卻無能為力控制這個公司,有半年時間都是噩夢,夢醒時常常哭。

  任正非還在一篇文章中透露自己聽一首歌曲,次次淚流滿面:我曾數百次聽過《北國之春》,每一次都熱淚盈眶,都為其朴實無華的歌詞所震撼。《北國之春》原作者的創作之意是歌頌創業者和奮斗者的,而不是當今青年人誤認為的一首情歌。

  李嘉誠

  為香港落淚

  在2016年長實業績發布會現場,『超人』李嘉誠在談及香港經濟時,哽咽拭淚說:『我12歲開始工作,18歲做經理,19歲做總經理。後來打仗沒得做,我就拿出小小資本自己做,一直到現在,67年的生意一次都沒蝕本,這個不容易。』『香港還有好多機會,不要自己浪費了。』

  李經緯

  為一手創辦的『健力寶』

  有一張照片,畫面中的人仰天流淚、一語不發,被稱為『20世紀中國企業家最悲情的照片』。他叫李經緯,雖然已經走出歷史舞臺,但他創造的『健力寶』成為一代人的集體回憶,不僅獨家贊助了奧運會,甚至贊助了克林頓大選,他用他的『魔水』統治了一個行業,養活了一個城市。然而,大股東要收回權力,三水政府將健力寶75%的股份賤價轉賣給了一個叫張海的人。養了18年的孩子,如今突然被抱走,在轉讓儀式上,李經緯一言不發、淚流兩頰。9天後,李經緯心力交瘁,突發腦溢血住院。

  俞敏洪

  創業艱辛,酒後哭嚎

  俞敏洪在辦班遇阻,他只能到派出所門口等,看哪個警察好說話,套上近乎之後,纔約到所長。同所長見面之後,老俞又不知道該說什麼,只是一個勁兒勸酒。結果自己連喝2斤多白酒,當場暈倒,嘔吐物差點堵住氣管。這倒是把局長嚇得不輕,急忙將他送進醫院。搶救6小時後,老俞纔被救醒,他當場哭嚎:『老子不乾了,再也不乾了!』目睹此場景的局長,覺得老俞這人實在可憐,瞬間被打動,決定幫助他。

  王石

  後悔辭退員工

  王石在一次訪談中,談及1985年,企業最困難的時候,自己『鐵腕』辭退了25%的員工,眼泛淚光,稱這件事是自己做企業來『最錯誤的決定』。

  郁亮

  為英雄落幕流淚

  備受矚目的萬科股東大會上,落幕的英雄王石笑了,接棒的郁亮哭了。郁亮在發表當選董事感言時,先是感恩了王石,他說沒有王石,就沒有萬科,也就沒有他郁亮。郁亮自己說著說著就哽咽地哭了。

  姚勁波

  兩度上市,從自己落淚到笑看別人落淚

  姚勁波在公司創業最困難的時候,曾經一度靠著賣域名給大家發工資,等員工拿到工資離開的時候,他一個人抱頭痛哭。

  2010年11月學大教育上市,姚勁波去紐交所敲鍾。在聯合國大廈對岸的小酒館裡,幾個創始人痛快暢飲,情到深處涕淚橫流。三年後,58同城登陸紐交所,姚勁波為此掉了十斤肉,敲完鍾當晚,姚勁波包了一條船,帶58名員工游覽曼哈頓群島,大家同樣喝了很多酒,很多人都落了淚,但這次他卻沒有哭,DMC董事長說,『老姚這次有進步!』

  董明珠

  工作累倒時想到了兒子

  董明珠展現出來的向來是強勢、硬朗的一面,但她也有著女性柔軟的一面。她在接受采訪時坦言自己也曾經哭過:1995年,我在出差途中突發高燒住院40天,醫生一輪輪的詢問讓我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當時我真正想到我的兒子怎麼辦?這麼多年來,我感到遺憾的,一個就是對我的媽媽,一個就是對我的兒子。但後來我又想,如果沒有那麼多的捨棄,可能沒有格力的今天。對於女人來說,沒有什麼困難和不困難,關鍵是你敢不敢去面對。談到兒子,她在接受楊瀾訪談時也一度哽咽。

  褚時健

  女兒自殺

  褚時健的代理律師馬軍曾回憶到:跑到玉溪褚廠長在廠裡邊見我的時候,他見我第一面,第一面他拉著我的兩只手哭起來了,姑娘死了,在河南自殺了。褚廠長跟我說的第二句話就說『是我害了我姑娘』,老人70來歲了,老淚縱橫,他說『姑娘早就跟我說叫我退休,他說我一直想著,多乾乾,多做點貢獻,把我們廠再做大一點,我要是早一點聽了姑娘的話退休,姑娘就不會有今天。』

  褚時健自己也說過:『映群(褚時健女兒)出事時我在令狐安家,專案組領導給令狐安(時任雲南省委副書記)打來電話,令狐安當時就告訴了我,那天我實在控制不住情緒,哭了。』

  朱民

  回憶恩師落淚

  朱民在接受一次采訪時,被問及與復旦教授洪文達徹夜暢談時忍不住落淚:『我講起他就覺得很難受,他是中國知識分子的一個典型,他被打成右派,在圖書館工作了13年,沒有任何怨言。我們進入復旦以後,他跟我們談的都是未來我們要做什麼,從來不說過去受到的不公待遇,有非常了不起的人格魅力。洪老師對我一生影響非常大,他說中國的改革開放方興未艾,像你這樣的人,沒有選擇,一定要回去,加入中國的改革大潮,把自己所學的知識為中國做一點事情,死而無憾。所以,我就回來了。』

  一個企業家的背後是一個企業,管理少則幾人,多則千人、萬人的員工。他們率領公司一路發展壯大。企業發展得越好,意味著他們的責任越重。盒飯財經創始人何伊凡曾在去年清明節時,總結了三十五位企業家的六種死法。他發現每逢宏觀環境趨冷,出口不景氣,民間借貸崩盤、銀行收貸、反腐高峰,都會集中出現企業家跑路、自殺,或者遭遇暴力傷害等事件。企業家也許比外界想象的要承受更多,更為脆弱。

下載前沿客戶端關注更多精彩

推薦新聞

我來說兩句

關於北方網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纔 | 聯系我們 | 網站律師 | 設為首頁 | 關於小狼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22-23602087 | 舉報郵箱:jubao@staff.enorth.cn | 舉報平臺

Copyright (C) 2000-2016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天津北方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