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接棒P2P成金融亂象重災區 監管趨嚴寒冬來臨

掃碼閱讀手機版

來源: 經濟參考報 作者:毛振華 編輯:徐林軒 2017-09-05 09:22:06

  看似『高大上』的區塊鏈峰會被叫停,部分代幣從交易所下架,被監管部門定性為非法公開融資,地方已開展清理整頓……曾經風光無限、創造一系列『造富神話』的ICO(首次代幣發行),正在成為過街老鼠。

  記者調查發現,監管大棒背後,正是佔比相當高的ICO項目打著區塊鏈應用幌子,肆無忌憚瘋狂『圈錢』的亂象。『韭菜』一茬接一茬被收割,普通個人投資者的利益得不到有效保護。監管出手,將刺破不斷膨脹的市場泡沫,有效治理市場亂象,維護正常的金融秩序。

  ICO頻出一夜造富神話

  ICO到底有多火熱?在百度戒賭吧,一條帖子標題為『做什麼能掙到錢?我現在手裡有13萬,乾什麼一天能掙1千?』有網友回復:『來搞區塊鏈項目吧,穩穩一個月30%收益。』其實,處在癲狂中的ICO利潤遠不止30%,甚至堪比販毒。

  最近,國內比特幣價格一舉刷新歷史記錄,突破每枚3萬元人民幣大關。據國內三大數字貨幣交易平臺之一的火幣網數據顯示,進入8月以來,比特幣單月漲幅高達59%,萊特幣漲幅達45.6%,以太坊漲幅達88.2%。

  『比特幣價格屢創新高,與ICO監管日益趨緊有密不可分的關聯。』火幣網首席運營官朱嘉偉說。近期,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就ICO風險警告投資者:這些聲稱擁有ICO技術的公司,可能存在『拉高出貨』和『市場操縱』的兩種欺詐可能;國際比特幣交易平臺bitfinex已經暫停向美國普通消費者提供ICO交易服務;8月初,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同樣發布聲明稱,該機構監管規定,某些代幣出售等同於證券發行。

  為規避風險,一些投機性資金開始從ICO項目向比特幣、萊特幣等市場較為成熟、風險相對較小的數字資產轉移。

  ICO究竟為什麼能讓人如此瘋狂?其實,ICO是依托區塊鏈項目募集資金的一種方式。只不過這些項目募集的不是人民幣、美元等法定貨幣,而是比特幣或以太坊。而它發行的代幣被稱為虛擬數字貨幣,可以在數字貨幣交易平臺上進行交易和流通。

  『ICO其實打的就是IPO的擦邊球。』黃金錢包首席研究員肖磊、蘇寧金融研究院互聯網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等業內人士指出,ICO以區塊鏈世界的IPO自居,和普通IPO銷售公司股份不同,ICO銷售代幣,形式上更類似眾籌。基於區塊鏈技術的創業公司向投資人講解公司計劃,通過兌換代幣來籌集資金。

  隨著以以太坊為代表的基於區塊鏈技術的分布式計算平臺出現,ICO的門檻進一步降低。通過該平臺只需短短幾分鍾就能創建出一個新的代幣。基於區塊鏈技術的創業項目井噴,讓沒有趕上比特幣紅利的投資者開始把目光轉向ICO,進一步推動了ICO的瘋狂。

  據報道,一家ICO創業公司在短短三個小時內就吸引了超過1.5億美元,迄今已募集了13億多美元。不久前,前高盛高頻交易員通過ICO項目,短短4天募到5.5萬個比特幣和31.6萬個以太坊,價值2億多美元,融資速度之快,金額之大轟動一時。

  國內火爆程度絲毫不亞於國外,ICO一夜暴富的神話不斷刺激著投資者湧入。被戲稱之為『中國比特幣首富』的李笑來曾創立一個名為EOS的區塊鏈項目,僅用5天時間就在ICO平臺上融到1.85億美元。7月2日,這一項目在二級市場市值衝到50億美元。而在前幾年,李笑來的公開身份還是新東方的一名教師。

  國內ICO項目量子鏈發行的代幣,不但融資數額巨大,漲幅更是驚人。數字貨幣交易平臺雲幣網數據顯示,5月23日量子幣上市交易當天最高價格就達到了66.66元,比起3月份眾籌的價格2元,一天漲幅達33倍,這也是任何投資項目難以比擬的。

  國家互聯網金融安全技術專家委員會發布的《2017上半年國內ICO發展情況報告》指出,面向國內提供ICO服務的相關平臺共計43家。2017年以來,通過上述平臺完成的ICO項目累計融資規模折合人民幣總計26.16億元,累計參與人數達10.5萬。而國際相關報告則認為,中國可能有超過兩百萬人參與過ICO。

  ICO憑借便捷、高效的優勢,已經開始挑戰傳統融資方式。據國外研究公司數據統計,上半年,全球ICO規模超過5.6億美元,遠超通過風險投資(VC)融資籌集的2.95億美元。由於ICO籌措的主要資產是比特幣、以太坊等,導致近半年多來,僅ICO給比特幣等市場創造的需求,就足以刺激其價格暴漲。

  亂象紮堆推昇金融風險

  由於是新生事物,在過去相當長一段時間,全球各國政府針對ICO的監管存在缺位。因此,ICO鑽了監管的空子,在瘋長的道路上沒有一點停歇的跡象。不過,ICO在瘋狂的同時,也將風險推至新的高度,甚至已成為亂象紮堆的『重災區』。

  肖磊直言,ICO看上去是一種以發行虛擬數字貨幣為手段,而達到融比特幣、以太坊為目的的新型直接融資方式。但實際上,這個行業出現了大部分投資者看不懂,監管層也看不懂的情況,這給了一些人『渾水摸魚』的機會。

  ——項目僅僅通過白皮書描繪概念『圈錢』,實際上並沒有任何具體應用作為支橕。有投資者稱,拿李笑來的EOS項目來說,由於多數投資者並不了解EOS為何物,募集資金用途也不甚明確,甚至稱得上是『50億美元的空氣』。

  業內人士吐槽說,其實早期的區塊鏈項目發起人還是很認真的,在項目設計、資金使用和產品研發上都有詳細的規劃路徑,發起ICO項目後投入精力面向投資人路演,甚至開展第三方分析調研。但隨著整個市場瘋狂起來,現在不少發起人只是在做一個看上去不錯的『白皮書』,至於『白皮書』中描繪的種種圖景,落地可能性並不大。有的發起人連『白皮書』也省去了,甚至聲稱『提供了也沒多少人能看懂』,令人目瞪口呆。

  記者觀察發現,現有ICO項目大都缺乏實質性創新,只是把區塊鏈優點或者特征進行簡單重組,再冠以『顛覆傳統行業』的大旗。但令人難以置信的是,這依然阻擋不了投資者們的追捧。薛洪言說,國內ICO項目籌集資金大多集中在4000萬到8000萬人民幣之間。通過『畫餅』輕輕松松就能拿到一筆不受監管的資金,也就難怪會有越來越多區塊鏈創業公司打起了ICO的主意。

  發行代幣曾經是區塊鏈最為成功的應用。對於初創公司而言,發售代幣可以激勵用戶使用他們的服務,同時,公司也收到了相應的投資作為回報,實現雙贏。但如果根本沒有實際應用存在,ICO項目只是融資,就成了徹頭徹尾圈錢的騙局。

  ——多數代幣是否具備『去中心化』特征存疑,『莊家』的存在讓不少虛擬數字貨幣價格存在被人為操縱的可能。通常來說,數字貨幣的取得一種是通過挖礦,另一種是通過『預挖』。尤其是在ICO項目中,大都把未來可能出產的代幣總量加以預先劃分50%到70%的代幣,用於融資、銷售,而剩下的部分通常則是由開發團隊保留。

  專家擔心,在『預挖』模式下,代幣很容易失去類似比特幣的『去中心化』特征。項目發起者手上所擁有的大量貨幣,通常會佔據總量的40%左右,讓操控幣價變得輕而易舉。而且,由於新上的代幣『市值』低,可能只要幾百萬元人民幣便能成功做莊。因此,炒幣,尤其是這類『山寨幣』,『賺錢的都是莊家,其他投資人只是碰「運氣」。』

  ——傳銷組織偽裝ICO項目。近期被公安部門偵破的維卡幣傳銷案,就是利用ICO非法牟利的龐氏騙局。嫌疑人在國內宣傳的維卡幣沒有正規ICO應有的區塊鏈、代碼、錢包,代幣不停地拆分、增長,國內外監管機構已經對其發出警告。

  迄今為止,恆星幣、萬福幣、中華幣,百川幣、維卡幣、珍寶幣、五行幣等,均是已經被查獲和曝光的數字貨幣傳銷案,尚未浮出水面的案情就更多了。

  國家互聯網金融安全技術專家委員會發布的報告就曾指出,通過ICO進行傳銷、詐騙等活動,容易導致金融風險和社會問題。

  和P2P火爆時,e租寶們打著P2P的幌子和高額收益率搞『互聯網理財』如出一轍,打著ICO幌子行傳銷之實的傳銷項目可以給出200%甚至2000%的收益率,相比P2P行業當時20%的年化收益率,誘惑性強,危害也更大。

  ——黑客攻擊頻發,網絡安全風險極易引發資金危機。今年7月,在一起國外的網絡黑客攻擊事件中,超過15萬枚以太坊被盜走,價值約3260萬美元,涉及多家交易所平臺。對ICO眾籌項目來說,由於前期精力大都投入項目宣傳、數字貨幣籌集,可能在籌幣的技術保管體系略顯薄弱,從而使得遭遇黑客攻擊。籌集數字貨幣和對籌幣的保管具有同等重要的地位,否則,將會給平臺、投資者帶來極大的損失。

  對於竊取籌幣的黑客來說,一方面,目前全球尚未建立起數字貨幣的保護機制,導致數字資產出現確權化問題,使得其違法成本極低;另一方面,一些黑客出於破壞性動機,為炫耀自己的技術而對新興技術進行攻擊,並且幾乎不會留下痕跡。

  監管趨嚴ICO寒冬來臨

  針對ICO的種種亂象,國內ICO監管趨嚴。央行等7部委發文,明確指出代幣發行融資本質上是一種未經批准非法公開融資的行為,各類代幣發行融資活動應當立即停止。業內人士,監管出手是刺破ICO泡沫的有效手段,有利於維護正常的經濟金融秩序。

  9月4日,央行、網信辦、工信部、工商總局、銀監會、證監會、保監會發布《關於防范代幣發行融資風險的公告》,明確指出代幣發行融資本質上是一種未經批准非法公開融資的行為,涉嫌非法發售代幣票券、非法發行證券以及非法集資、金融詐騙、傳銷等違法犯罪活動。

  公告指出,近期,國內通過發行代幣形式包括首次代幣發行(ICO)進行融資的活動大量湧現,投機炒作盛行,涉嫌從事非法金融活動,嚴重擾亂了經濟金融秩序。

  公告要求,各類代幣發行融資活動應當立即停止。已完成代幣發行融資的組織和個人應當做出清退等安排,合理保護投資者權益,妥善處置風險。有關部門將依法嚴肅查處拒不停止的代幣發行融資活動以及已完成的代幣發行融資項目中的違法違規行為。

  業內人士認為,就當前市場狀況而言,絕大多數ICO項目自身並無發展前景,只是數字加密資產市場的暴漲使得ICO逐步淪為投機性工具,很少有投資者在意項目本身的發展空間。在此背景下,ICO逐步呈現泡沫化趨勢。因此,監管大棒可以說正逢其時。當下的問題在於,究竟開展何種有效監管纔能找到渾水摸魚者,同時不至於傷及無辜,而且有利於區塊鏈技術在中國的健康發展。

  『過去ICO募款模式完全脫離了監管。加密貨幣的特性也決定了投資者難以了解資金的真實用途。這就意味著,項目擁有者想要「坑錢」,有比傳統IPO靈活的多的手段。』業界人士坦言,有良心的可以等幣值上漲後套現,然後在幣值下跌時把同等數量的本金還給投資人;沒有良心的完全可以把本金揮霍掉,讓代幣自生自滅,投資者將暴露在巨大的風險中,資金腰斬比比皆是,甚至血本無歸。

  盡管區塊鏈技術是一種富有競爭力的技術,但投資者對ICO項目的盲目追捧顯然超越了理智。如果一味讓ICO處在監管邊緣,既不利於投資者保護,也不利於區塊鏈行業的良性健康發展。肖磊表示,對ICO給予合理恰當的監管意義重大。

  在薛洪言看來,監管出手也是刺破ICO泡沫的有效手段。就區塊鏈創業企業而言,ICO泡沫的破滅雖然會提高融資門檻,降低融資金額,但只有把劣質項目清除出去,真正有前景的項目纔更容易脫穎而出。

  也有業內人士認為,面對這一新生事物,對ICO項目的監管應有必要的包容性豁免,而非『一棍子打死』。『監管沙盒』被業內普遍認為是既能有效監管又鼓勵創新。『監管沙盒』是一個『安全空間』,在這個空間內,金融科技企業可以測試其創新的金融產品、服務、商業模式和營銷方式,而不用在相關活動碰到問題時立即受到監管規則的約束。監管者在以保護消費者權益、嚴防風險外溢的前提下,通過主動合理地放寬監管規定,減少金融科技創新的規則障礙,鼓勵更多的創新方案積極主動地由想法變成現實。在此過程中,能夠實現金融科技創新與有效管控風險的雙贏局面。

  對於監管部門而言,ICO項目涉及網絡支付、資產托管、金融交易、數字錢包等廣泛領域,這對監管能力和水平提出了更高要求。通過『監管沙盒』,監管部門在ICO項目發展之初就可介入,全面學習和深入了解ICO項目的技術細節、創新行為和產品特點,提昇監管能力,最終建立契合區塊鏈技術創新和行業發展特性的ICO監管框架。

  此外,網絡安全風險不容忽視,已開展ICO的技術團隊應建立技術保護機制,確保籌幣保管的安全性。應定期或不定期的進行調試和檢查,對系統進行安全維護,防范計算機病毒、網絡入侵和攻擊破壞等危害網絡安全事項或行為。發動整個社區審核復查現有的智能合約,共同探索智能合約編程缺陷的解決方案。

下載前沿客戶端關注更多精彩

推薦新聞

我來說兩句

關於北方網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纔 | 聯系我們 | 網站律師 | 設為首頁 | 關於小狼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22-23602087 | 舉報郵箱:jubao@staff.enorth.cn | 舉報平臺

Copyright (C) 2000-2016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天津北方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