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場上『一茅難求』 茅臺酒為啥又貴又買不到?

掃碼閱讀手機版

來源: 北京青年報 作者: 編輯:張琦 2017-08-22 08:50:08

  『網紅酒』——1299元一瓶的平價茅臺究竟有多難買?距離國慶節、中秋節還有一個多月的時間,北京青年報記者走訪了多個茅臺零售端,發現平價茅臺蹤跡難覓,一些商家加價銷售。從昨天上午10點開始,茅臺商城平臺首次開始集中放酒,且不限定購買數量,茅臺集團希望通過此舉化解市場上『一茅難求』的局面。

  探訪

  為買平價茅臺早7點就來排隊

  昨天中午,北青報記者來到位於西單北大街的貴州茅臺平價酒指定商店實地探訪,走到門口迎面看見商店玻璃大門上貼著一份給顧客的通知書,上面寫著:『為滿足市場需求,我公司按照茅臺官方指導價格1299元/瓶向市場銷售53度飛天茅臺酒。但由於我公司庫存量有限,因此每天只能銷售18瓶53度飛天茅臺酒。同時為了保證更多的消費者能買到酒,我公司只能向每位消費者銷售2瓶53度飛天茅臺酒。另外,我公司周六日及法定節假日不進行銷售。』

  推門走進商店,還沒開口詢問,女售貨員頭也不抬地說道:『今天沒有了。』這令北青報記者猝不及防,估計每天前來尋找平價茅臺的人一定不少。據這位售貨員介紹,平價茅臺『每天一開門就沒』。『他們都特別早來排隊,』她說,『我們早上9點開門他們都已經在了,有的早上7點就來排隊了。』

  隨後北青報記者又走訪了朝陽區一家國酒茅臺專賣店和兩家煙酒直供店,在兩家煙酒直供店內北青報記者了解到,飛天茅臺幾個月來一直缺貨。而專賣店店員介紹道,『現在已經沒有國酒茅臺了,要想買的話明天早上來排隊,每人限購兩瓶。』在這家直營店裡飛天茅臺的價格維持在1299元,每天都有兩瓶飛天茅臺在售,每天都售空。

  現象

  煙酒店中茅臺『價高貨少』

  值得注意的是,一些商家趁茅臺緊俏,肆意加價銷售。北青報記者近日隨機走訪了通州區三家煙酒店,發現兩家自營店價格不一,每瓶從1380元到1400元不等,而在另一家煙酒直供店賣1350元,其中一位店主告訴北青報記者,茅臺酒庫存只剩下三四瓶,進貨也很困難。在通州區一家國酒茅臺的直營店,飛天茅臺的價格為1600元,店員向北青報記者表示,國酒價格波動很大,區間為800元至2000元不等。昨天,北青報記者再度走訪了通州區一家煙酒店,煙酒店中飛天茅臺的價格上漲至1550元,店主回應漲價問題時說道,『現在很多經銷商都沒貨,我們這庫存也只有一箱。』

  此外,北青報記者還發現有商家回收飛天茅臺酒,要求酒量不少於三分之二,瓶身完好無破損,2016、2017年生產的單瓶回收價區間為1300元至1350元,整箱為1400元至1500元,2013、2014年生產的單瓶價格為1400元至1450元,整箱價格為1500元至1600元。

  措施

  茅臺商城不限量供應平價茅臺

  昨天,茅臺商城平臺發布『補庫存』通知,從8月21日上午10點開始,對外批量供應1299元的新飛天茅臺,而且購買者沒有限定數量,茅臺集團希望通過此舉化解市場上『一茅難求』、高價茅臺的局面。

  登錄茅臺商城官網,北青報記者發現之前一直處於缺貨狀態的1299元飛天茅臺有貨了,且庫存量顯示為852瓶,網頁使用紅字提醒消費者:請您購買時選擇點擊立即購買,加入購物車可能會影響您的下單時間及數量不能成功下單。因補庫存期間訪問量激增,可能出現網絡擁堵、網頁打開不暢等情況。貴州茅臺酒新飛天53度500毫昇付款成功後30天內發貨,急單慎拍。網頁顯示,該網頁瀏覽訪問量高達3111591人次。據知情者透露,由於瞬間訪問量過大,一度導致網站無法打開、無法支付完成,但茅臺公司給予3小時支付時間。

  茅臺官網信息顯示,8月16日至20日,貴州茅臺酒銷售有限公司在茅臺學院進行2017年度員工培訓,要求營銷人員把握當前市場有利時機,充分利用互聯網思維,強勢推行雲商平臺;具體采取『2017年9月30日前全部經銷商必須上線和經銷商合同餘量30%必須上線交易』兩項關鍵措施,把茅臺專賣店建成新零售的典范。據了解,雲商平臺是茅臺集團的戰略布局,電商公司通過平臺聚集市場數據,為消費者畫像,使公司更了解消費者。目前電商公司正在整合資源,豐富平臺上銷售的產品,力爭今年年底前茅臺雲商2.0上線。

  文/本報記者趙新培實習生黃嘉婷

  

下載前沿客戶端關注更多精彩

推薦新聞

我來說兩句

關於北方網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纔 | 聯系我們 | 網站律師 | 設為首頁 | 關於小狼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22-23602087 | 舉報郵箱:jubao@staff.enorth.cn | 舉報平臺

Copyright (C) 2000-2016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天津北方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