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形富豪拿下三處萬達產業 曾受黃光裕案牽連

掃碼閱讀手機版

來源: 中國經濟周刊 作者:劉照普 編輯:徐林軒 2017-08-15 08:43:09

內容提要:朱孟依成了『接盤俠』。這位中國地產界的隱形富豪、『地下霸主』,長期隱身在媒體的聚光燈外,低調、神秘、謹小慎微,從不拋頭露面。這一次萬達持續『賣賣賣』,偶然間讓朱孟依再次浮出水面。

  『隱形富豪』拿下三處萬達產業 朱孟依家族商業帝國沈浮記

  (本文刊發於《中國經濟周刊》2017年第32期)

  朱孟依成了『接盤俠』。這位中國地產界的隱形富豪、『地下霸主』,長期隱身在媒體的聚光燈外,低調、神秘、謹小慎微,從不拋頭露面。這一次萬達持續『賣賣賣』,偶然間讓朱孟依再次浮出水面。

  7月5日,投資30億元、開業僅13天的南昌西湖萬達廣場投資有限公司(下稱『南昌西湖萬達廣場』)悄然易主。工商信息顯示,南昌西湖萬達廣場投資人已由大連萬達商業地產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大連萬達商業地產』)變更為珠江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下稱『珠江人壽』)。

  幾乎與此同時,大同萬達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和崇州萬達廣場置業有限公司單一股東也於今年7月3日和7月11日由大連萬達商業地產變更為珠江人壽。

  萬達集團發布聲明稱,南昌西湖萬達廣場屬於萬達直投項目、輕資產戰略的一部分,在項目簽約時就確定物業的產權屬於珠江人壽所有,現在只是建成了將產權移交給珠江人壽。

  這一次,珠江人壽作為朱孟依多年來傾心打造的金融資產帝國的一部分,再次被媒體聚焦。一起被放在聚光燈下的還有他耗時近30年締造的地產旗艦——合生創展集團有限公司(下稱『合生創展』)以及涵蓋所有這一切的隱秘而龐大的家族商業帝國。

  珠江人壽:金控帝國遭遇整治風暴

  在珠江人壽股東結構中,粵財信托、廣東金控為廣東省和廣州市政府旗下產業,持股比例分別為未公開和10.88%。而珠江投資、韓建投資和廣東新南方的法人代表分別是朱一航、朱偉航和朱拉伊,前兩者是合生創展董事局主席朱孟依的兒子,後者是朱孟依的兄長,三者持股比例分別為38.55%、 13.17%、13.17%,朱氏家族聯合持有珠江人壽至少64.89%的股份,處於絕對控股地位。

  成立不到5年的珠江人壽,掌門人走馬燈式頻繁更換,至今已更換四任。不過,其保險業績在萬能險的推動下依舊突飛猛進。

  保監會數據顯示,珠江人壽2013年首個完整經營年度總保費規模超過17億元,2014年其總保費收入便飛速增長達到100.76億元,僅用不到兩年的時間便以黑馬姿態躋身百億險企行列。據悉,這百億元的收入中,傳統的保險費收入僅為7300餘萬元,其餘100億元均為保戶繳納的具有投資理財性質的萬能險。2015年其保費規模達到211.3億元,萬能險高達210億元,實現淨利潤4230萬元,打破了以前壽險公司需要7~8年纔能盈利的行業慣例。

  自2016年寶萬之爭引發萬能險巨大爭議以來,保監會數次發布規范中短期存續產品的規定,對主要以投資理財功能為主的萬能險等短期保險產品掀起整治風暴,使得保險業重回保障功能為主的正道,類似珠江人壽在內的中小險企均面臨巨大的轉型壓力。

  隨著險企集團化發展,不少險企意欲通過關聯交易將吸收來的資金在集團內部流動,將險企當成股東的提款機。珠江人壽關聯交易活躍,疑似也存在類似問題。珠江人壽2015年年報顯示,與其具有關聯關系的企業近20家。2015年珠江人壽的資金信托計劃年末餘額為24.9億元、企業債年末餘額為104.9億元,而2014年這一數據分別為24.9億元和74.9億元,這些資金均通過關聯交易進行投放。

  今年8月4日,保監會對珠江人壽下發監管函稱,2016年11月9日至12月16日對其進行『兩個加強、兩個遏制』回頭看抽查發現,其存在公司章程和議事規則不完善、人員組成不符合規定、『兩會一層』運作需要改進、關聯交易管理不完善、未對資金運用進行資本約束、償付能力制度建設和執行不規范等問題。

  值得注意的是,珠江人壽日前披露的二季度償付能力公告顯示,珠江人壽2017年第二季度實現保險業務收入3.25億元,相較於2017年一季度82.93億元的保險業務收入,下降幅度高達96.09%,呈現斷崖式下降。公司淨現金流也由正轉負,由一季度的53.58億元降到二季度的-20.41億元。同時,二季度的核心償付能力充足率僅為101.24%。

  對此,珠江人壽在報告中稱,測試區間內,退保和費用支出在現金流中佔比較大,賠付對現金流的影響不顯著。僅有在簽單保費相較上年同期下降80%,同時退保率假設為基本情景的2倍(但退保率絕對值不超過100%),纔存在現金流為負的風險。

  合生創展:『地產帝國』沒落

  朱孟依出身寒門但頭腦精明,他依托著上世紀80年代的改革開放浪潮,一步步創建起了規模龐大的地產帝國。1983年,他的兄長朱拉伊大學畢業後,前往廣東梅州市豐順縣留隍鎮衛生院工作,朱孟依也跟隨至該地做起建築包工頭。

  在與當地鎮政府聯合搞開發的過程中,政府出地朱孟依出錢,共同建設商業街。憑借著承包建設留隍鎮商業街,20歲出頭的朱孟依挖到人生『第一桶金』,開始轉型做地產開發商,並輾轉到香港,隨後獲得香港永久居住資格。

  1992年,朱孟依與張榮芳、陸維璣夫婦一起在香港創辦合生創展,作為公司的融資平臺。根據國家當時的規定,除投標及買地外,合生創展沒有獨資開發房地產的資格。1993年,朱孟依以港商的身份回內地,在廣州注冊成立了珠江投資,主要負責在內地市場拿地。

  在內地急盼外資的年代,港資的合生創展和廣州的珠江投資『珠』聯璧『合』,佔盡政策紅利,開啟在中國房地產界攻城略地的步伐。據悉,合生創展大約70%的房地產項目都與珠江投資合作開發,因而被業界稱為『珠江系』。

  1993年,朱孟依用低價拿下當時廣州城外正處於規劃之中的天河區大塊農田,並開發百萬平米的超級大盤——華景新城,一炮走紅。此後,『珠江系』又在廣州先後開發了駿景花園、帝景苑、愉景雅苑、暨南花園、華南新城等近20個大型項目。

  同時,朱孟依開始謀求資本市場支持。1998年,內地A股市場還不允許私營地產企業上市,朱孟依便憑借港資身份,促使合生創展在香港聯交所主板上市。資本助力下的合生創展一飛衝天,1998—1999年在廣州開發100多座樓宇,達到萬科在全國五大城市開發規模的總和,被稱為廣州地產界的霸主。

  一貫沈默神秘的朱孟依學習香港李嘉誠等地產富豪的開發模式,不停地在一線城市大量吸納土地儲備,並采取了高存儲、慢節奏、大盤高端的手法,高峰時期一二線城市黃金地段的土地儲備高達近4000萬平米,成長為當時中國最大的地產開發商。

  2004年,合生創展成為『華南地產五虎』中首家衝破百億元銷售額大關的房企,當時其他四虎的銷售業績,恆大為14.4億元、碧桂園為32.4億元、富力地產64億元、雅居樂為45億元,即使當時風頭勁爆的萬科,其銷售金額也未過百億元。合生創展因此被王石贊譽為中國地產界的『航空母艦』。

  2006年,合生創展突然發力,在北京一口氣推出六大新項目,均是位於中央商務區、第三使館區等黃金地段項目。彼時,合生創展在全國范圍內同時運營的項目更是高達36個,朱孟依一時在國內地產界風頭無兩。

  轉變和衰落發生在2009年。在這一年,合生創展的全年銷售業績在達到150.9億元的最高峰後,開始徘徊不前。在百億銷售額上下徘徊三四年後,更呈現持續下滑態勢。

  同屬於『華南地產五虎』的恆大、碧桂園,其業績在2016年均超過3000億元。僅今年上半年,這兩家地產龍頭企業的業績分別達到2441億元、2889億元,已穩居中國地產行業前三強。『五虎』的另外兩家富力地產和雅居樂,也將合生創展遠遠甩在身後。

  受黃光裕案牽連,錯過房地產黃金10年

  今年7月13日,合生創展公布財務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6月30日,今年上半年合生創展合約銷售面積約33.24萬平方米,合約銷售金額44.52億元,較去年同期57.76億元下降22.9%。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獲悉,事實上,早在2004年合生創展開始投資開發佔地2.5萬畝的京津新城時,就已經埋下業績下滑隱患的第一顆『地雷』。這個超級大盤囊括了別墅、溫泉度假村、酒店、高爾夫球場等各種項目,朱孟依力排眾議,數年內耗資200億元建起大量高檔別墅。然而事與願違,新推出別墅項目銷售極為不暢,被稱為『亞洲最大空城』。

  京津新城開發的背後凸顯的正是合生創展一貫的開發思路和經營邏輯。與恆大、萬科、碧桂園所采取的快周轉、快回款、加快現金流動的模式相反,合生創展采取慢周轉、高品質和高利潤的慢節奏開發模式,靠對土地儲備量的增加和土地昇值來賺取高額利潤。業內人士稱,合生創展的開發模式會擠壓和佔用開發商大量資金,一旦有風吹草動,企業便會陷入資金鏈斷裂的困境之中。

  今年3·17新政以來,北京明確要切實增加商品住房的有效供應,督促『1300萬平方米已拿地未開工、950萬平方米已開工未入市』的在途商品住房項目盡快入市銷售。日前,北京市住建委公布了389個在途項目清單,合生創展旗下的合生霄雲路8號以及合生濱江帝景赫然在列。

  合生創展不斷遭遇主要人事更迭的陣痛,也嚴重拖累了業績。8年間,謝世東、武揭思、陳長纓、薛虎四位總裁相繼離職,均未坐滿3年,行政總裁一職一直未找到合適人選。朱孟依將其女兒朱桔榕推上了合生創展常務副總裁位置,同樣沒有扭轉頹勢。業內人士稱,合生創展家族化管理模式與職業經理人容易產生矛盾,進而影響職業經理人行使權力的能力,甚至可能失去重要人纔,導致專業運營能力欠缺。

  卷入黃光裕案,是朱孟依遭受的另一大打擊。2008年年底,朱孟依受黃光裕案牽連,被有關部門要求協助調查,並因此消失整整9個月。當時,國內經濟遭遇金融危機衝擊,相關商業銀行很快停止對合生創展放貸,使得企業一度走到生死存亡的關口。合生創展在行政總裁陳長纓的挽救下,從資金鏈斷裂的泥潭掙紮出來已屬不易,再也沒有能力大幅拿地,進行全國性的擴張和壯大。國內其他地產企業則借機急速擴張,合生創展錯失良機。

  如今,接連拿下數個萬達項目,朱孟依似乎准備在他再熟悉不過的地產業再描繪一幅藍圖。

下載前沿客戶端關注更多精彩

推薦新聞

我來說兩句

關於北方網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纔 | 聯系我們 | 網站律師 | 設為首頁 | 關於小狼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22-23602087 | 舉報郵箱:jubao@staff.enorth.cn | 舉報平臺

Copyright (C) 2000-2016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天津北方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