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貸平臺改頭換面繼續校園貸 多數平臺已暫停

掃碼閱讀手機版

來源: 北京青年報 作者: 編輯:張琦 2017-07-17 09:03:00

內容提要:在國家有關部門的嚴令下,大多數網貸平臺已經暫停了面向大學生的貸款服務,但也有一些平臺頂風作案,從以前直接貸現金給大學生,改頭換面做起了電商購物、分期還款的生意,有的還和其他網站合作,鼓勵大學生『先消費、後還款』。

  在國家有關部門的嚴令下,大多數網貸平臺已經暫停了面向大學生的貸款服務,但也有一些平臺頂風作案,從以前直接貸現金給大學生,改頭換面做起了電商購物、分期還款的生意,有的還和其他網站合作,鼓勵大學生『先消費、後還款』。對此,有關專家表示,這些面向大學生的分期購物平臺,實際上依然是校園貸。

  盡管銀監會聯合教育部、人社部已經印發要求一律暫停網貸機構開展在校大學生網貸業務,並鼓勵商業銀行和政策性銀行向大學生提供定制化、規范化金融服務的通知,但近日北京青年報記者在調查中發現,雖然很多家網貸平臺已經暫停面向大學生的貸款服務,不過,仍有網貸平臺『頂風作案』,推行針對18歲以上成人的貸款政策;尤其是一些網貸平臺『改頭換面』,和商家合作,從現金貸款業務轉換為消費分期業務形式,繼續為大學生提供消費信貸服務。專家表示,這種貸款形式仍然屬於『校園貸』,應當被禁止。同時,暫停大學生信貸服務8年的商業銀行也在逐步推出面向大學生的正規貸款產品,未來還將繼續推出更加多樣化的產品。

  現象

  仍有網貸平臺可貸款給大學生

  6月18日,銀監會聯合教育部、人社部印發了《關於進一步加強校園貸規范工作的通知》。通知稱,部分地區仍存在校園貸亂象,特別是一些非網貸機構針對在校學生開展借貸業務,突破了校園網貸的范疇和底線,一些地方『求職貸』『培訓貸』『創業貸』等不良借貸問題突出,給校園安全和學生合法權益帶來嚴重損害。通知要求,現階段,一律暫停網貸機構開展在校大學生網貸業務,逐步消化存量業務。然而,北青報記者發現目前仍有網貸平臺可以貸款給大學生。許多平臺將借款人的條件明確列為『18歲以上』,沒有將大學生群體除外。

  在『給你花』APP上,明確表示申請人的條件為『年滿18周歲的年輕人,均可以進行辦理』,貸款額度為『尚未在職的年輕人最高可申請5000元』,如果發生逾期,從逾期首日起會按照合同收取當期應還款項的1%滯納金作為處罰,如此算下來,借款1萬元每天的滯納金就是100元,1月的滯納金為3000元,十分高昂。

  名為『愛又米』(原愛學貸)的平臺客服表示,平臺針對年滿18周歲以上的年輕用戶群體,在提交授信資料審核通過後,即可獲得相應信用額度,信用錢包最高3000元,自助授信20000元,畢業生授信最高50000元信用額度。當北青報記者電話詳細詢問大二、大三的學生可否貸款、額度為多少時,客服人員表示要根據相應的資料審核後纔可以給出授信額度,並沒有表示對大學生群體停止貸款服務。

  『摩爾龍貸』的客服也表示,大學生可以貸款,同時附加了較為嚴格的申請條件。客服人員詢問了記者的詳細信息,包括戶籍所在地,家人是否知情等,並要求大學生名下有房屋、車或商業保險以做抵押。

  除了網貸平臺外,北青報記者在采訪中發現,在網上還有一些商貿公司也表示可以給大學生貸款。一家名為『北京梓源卓越商貿有限公司』的官網顯示,其分期產品『全國任何地區、任何人群均可申請辦理』。在線客服人員稱,大學生也可以貸款,可以選擇購物分期付款,或是直接套現,如套現,額度最高為1萬元,需要沒有逾期的征信記錄,利息為1%。不過,在企業信用信息網上顯示,這家商貿公司位於鼎好電子市場內,是一家以銷售計算機軟件及輔助設備為主的公司,連小貸公司都算不上,根本不具備貸款資格。

  調查

  網貸平臺改頭換面繼續校園貸

  采訪中,北青報記者發現,一些校園貸平臺從直接貸現金給大學生,改頭換面做起了電商購物、分期還款的生意,有的還和其他網站合作,鼓勵大學生『先消費、後還款』,那麼這種類型的平臺還算『校園貸』嗎?對此,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員董希淼表示,『肯定算』,他表示,這些面向大學生的分期購物平臺,實際上依然是校園貸。

  在北青報記者采訪『名校貸』平臺時,客服稱貸款業務已不向大學生開放,但當北青報記者追問是否有平臺願意給大學生提供貸款時,客服卻為記者指了條『明路』:

  客服:麥芽分期的貸款申請條件沒有對學生身份作限定。

  北青報記者:可以介紹一下項目嗎?

  客服:麥芽分期主要針對有整容整形需要、培訓需要的學生,我們是與商戶進行合作,將借款直接打給商戶,不經過學生。

  北青報記者:那麼怎樣還款?還款給商戶還是平臺?

  客服:學生直接向平臺還款。

  北青報記者:利率怎麼算呢?

  客服:不同的合作商戶,利率是不一樣的,要看是哪家醫院。

  北青報記者:如果逾期的話,會有什麼處罰措施?會不會上門催款?

  客服:逾期當然還是會產生罰金的,我們是外包給催款公司。

  據介紹,麥芽分期除了『醫美分期』,還有『教育分期』、『婚慶分期』、『旅游分期』等項目,乍一看與校園貸似乎毫不沾邊。據悉,如今和麥芽分期合作的美容機構有北京美萊醫療美容醫院、廣州韓妃醫學美容、濟南瑞麗整形美容等,還與諾諾鎊客、財神爺爺等網貸平臺進行資金往來,變相做起了校園貸業務。

  在名為『花無缺』的貸款平臺上,首頁的宣傳語即是『花無缺大學貸,大學生必備的應急錢包』。該平臺為分期購物平臺,用戶可以在平臺購物,隨後以分期形式還款。平臺針對的人群中詳細寫明針對『在校大學生(包含大專、本科、研究生、博士生),暫不支持畢業年的大學生。』大學生貸款只需准備身份證、學生教務系統個人信息截圖(須截取完整信息)即可。

  『桔子分期』的客服表示,目前平臺都停止了現金貸款業務,但18歲以上的大學生可以直接在網站分期購物。大學生需要提供其學信網截圖等信息,在下單後會有運營團隊人員與自己取得聯系,面對面簽訂消費合同及相關文件。如果出現逾期,將會按天產生滯納金。

  實際上,相比直接放款,這種和電商網站、美容機構、培訓機構等合作分期付款的方式更受網貸平臺的青睞。業內人士表示,這些網貸平臺不僅可以在利息中賺取明面上的收益,還可以與上述機構合作,通過定價差或客源提成等渠道,暗中再獲得不小的提成。

  追訪

  大多平臺已暫停校園貸業務

  自2016年政府各部門對校園貸實施嚴管以來,已有不少網貸平臺主動選擇退出校園貸市場。據盈燦諮詢不完全統計,截至2017年6月23日,全國共有62家互聯網金融平臺開展校園貸業務,主要是消費分期平臺和在線信貸平臺,其中專注於校園貸業務的平臺有31家。

  與監管相對應,從2016年9月開始,即P2P平臺開始進行整改以及地方法規頒布以後,互聯網金融平臺退出校園貸的速度明顯加快,根據盈燦諮詢不完全統計,截至2017年6月23日,全國共有59家校園貸平臺選擇退出校園貸市場,其中37家平臺選擇關閉業務,佔總數的63%;有22家平臺選擇放棄校園貸業務轉戰其他業務,佔比為37%。

  在轉戰其他業務的校園貸平臺中,大部分平臺將服務對象延伸至年輕人的范疇,部分平臺開始涉足到白領、工薪層等更為廣闊的消費金融領域,如曾經的知名校園分期平臺趣分期就於2016年9月宣布退出校園市場,轉型向非信用卡人群的消費金融領域發展;2016年10月宣布正式昇級為樂信集團,校園分期品牌轉型為年輕人消費金融品牌的分期樂;2016年11月,麥麥提決定停止校園貸業務,向白領人群轉型。

  在新規發布後,多數平臺表示已暫停校園貸業務,也不再收取在校學生的催告費。優分期表示目前暫不支持非全日制大學畢業、成人教育、自考、3 2(3年中專2年大專)、函授學制的用戶。名校貸公告自2017年7月1日開始停止校園貸,如果是17年應屆畢業生還是可以申請,如果之前借款還沒有還清的可以繼續還。在分期樂平臺上,逾期未還需要收取逾期違約金和逾期服務費,每日違約金是按照本金的0.03%計算,而服務費是每30天收一次,每次收本金的2%,已收取的費用不會退還,如果是在校學生的話是不收取催告費的,根據分期樂的最新公告上顯示,為了符合對校園網貸學生的特殊保護,不會對在校就讀的逾期用戶,以任何形式進行非法催收。同時應銀行的要求,平臺自營的樂卡賬單將逐步關停信用卡還款功能。

  聚焦

  校園貸問題層出不窮

  校園貸,一般來說指的是小貸公司面向在校大學生發放的小額貸款,原本的目的是助學和幫助學生創業。據北青報記者了解,涉及校園貸業務的網貸平臺注冊時需要學生提供各種信息,包括身份證、學生證。除此之外一些平臺還會進一步核實借款人的大學生身份,比如需要借款人提供當期學費繳費發票、學信網信息截圖以及教務網信息截圖等。

  不過,由於大學生辨別能力不強、防范意識較弱,一些小貸公司便推出各種變相的、高利率的校園貸,校園貸幾乎變身為『高利貸』。武漢一名女大學生在校園貸平臺上貸款5000元,最終利滾利欠下26萬元;上海大學生小侯借款4萬元,半年後欠下貸款100多萬元。根據多家校園貸資料顯示,其年化利息超過銀監會規定的合法利率最高限額36%,部分甚至達到年化2000%。

  另外,還有校園貸公司利用『拉人頭』或虛假騙取學生信息的方式,開展貸款業務。今年3月,山東省的兩名大學生合謀以請同學幫忙『衝業務量』、『刷單』為理由讓同學申請貸款,最終為30名同學申請貸款1.5萬元,承諾一次性幫學生還款,不會留下任何記錄,在花掉部分貸款後,還偽造假的還款截圖給同學,最終被司法機關帶走。同月,河南的一名大學生因賭球,冒用或借用同學身份信息網貸,欠下60多萬巨款,最後以跳樓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大二學生小王向北青報記者講述了自己的親身經歷。一位高年級學姐曾拿著傳單來到宿捨,勸她注冊一個網上的貸款平臺,小王在注冊後感覺不對勁,表示反悔,學姐此時卻逼著她交200元錢,說『這一張單子就值200元錢』,同時不停地讓小王拿著身份證拍照,否則便需賠償200元。

  此外,裸貸問題也十分嚴重,一些女大學生用自己的裸照作為抵押物,最終『人財兩失』。去年曾有大小為10G的『裸條』壓縮包在網上流傳,其中包含了約167名女大學生的裸照及視頻,這些學生最終憑借這些裸條貸到了800元到2萬元不等。一些借貸平臺要求女大學生『裸持』(以手持身份證的裸照為抵押)進行借款,借款周利息高達30%,逾期無法還款將被威脅公布裸照給家人朋友,甚至有借款人威脅『裸持』借款的女生提供性服務。

  關注

  傳統銀行重回校園市場

  被新興金融機構拋棄的校園貸市場,近期卻重新獲得傳統銀行的青睞。最先試水的中行和建行已於今年5月幾乎同時推出校園貸新產品。

  5月17日,建行廣東省分行發布針對在校大學生群體的互聯網信用貸款產品——『金蜜蜂校園快貸』。北青報記者了解到,金蜜蜂校園快貸產品無需任何抵押,為在校大學生提供專屬信用貸款支持。現行快貸產品利率按照5.6%執行,日利率萬分之一點五,重大節假日時還可能推出專屬優惠利率。這一利率水平不僅只是一些非法高利貸的零頭,也比正規的互聯網金融借貸產品或者是銀行信用卡取現利率低了很多。

  在使用方式上,金蜜蜂校園快貸期限靈活,可全額提現,在1年內隨借隨還,按使用天數計算利息。貸款審批、簽約、支用和還款等環節通過建行手機銀行自助完成。獲得授信後,學生提交申請,最快1分鍾即可放款。授信額度實現梯度化管理,可給予最低1000元,最高50000元的授信額度。

  據建行廣東省分行行長劉軍介紹,在貸後管理環節中,將通過數據模型監管提前預警,如果出現異常行為將聯系到校園e銀行、學校跟蹤了解,並盡力協助、督促學生按時還款。

  在助學貸款領域業內領先的中國銀行也推出『中銀E貸·校園貸』產品。

  在產品政策上,『中銀E貸·校園貸』充分考慮學生收入不穩定的特征,率先推出中長期貸款政策,業務初期最長可達12個月,未來延長至3-6年,覆蓋畢業後入職階段。同時,還將提供寬限期服務,寬限期內只還息不還本。貸款金額最高可達8000元。

  獲得貸款額度的大學生可在中國銀行手機銀行、網上銀行提取資金、隨借隨還。

  在業務模式上,中國銀行率先采用高校深度合作模式,由高校和銀行共同審核學生借貸需求,校方可及時掌握和引導學生借貸行為,避免此前P2P平臺等機構繞開學校直接影響學生的弊端。

  在推廣策略上,『中銀E貸·校園貸』由中國銀行總行統一推出,合作范圍面向全國。業務初期,將率先在華中師范大學等部分高校試點,在不斷完善產品政策的同時,探索建立高校學生風控體系,為業務在全國落地打好基礎。

  新聞內存

  那些年與校園貸相關的法規政策

  1、去年4月份,教育部與銀監會聯合發布《關於加強校園不良網絡借貸風險防范和教育引導工作的通知》,明確要求各高校建立校園不良網絡借貸日常監測機制和實時預警機制,同時,建立校園不良網絡借貸應對處置機制。8月份,銀監會在《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業務活動管理暫行辦法》新聞發布會上,明確提出『停、移、整、教、引』五字方針,推動整改『校園貸』問題。隨後,深圳、重慶等地紛紛出臺『校園貸』專項管理辦法。

  2、去年8月中旬,重慶市出臺校園貸的『八不得』:一、不得僅憑學生身份證、學生證等低門檻方式發放貸款;二、未取得家長、監護人等第二還款來源方書面同意,不得向學生發放貸款;三、不得發放用於學生生活學習必需品以外的貸款或直接向學生提供現金;四、不得以手續費、滯納金等各種名義變相發放高利貸;五、不得在校園內開展網貸營銷宣傳活動;六、不得在線上開展虛假片面營銷宣傳活動,誤導學生借款行為;七、不得使用非法手段暴力催收;八、不得有泄漏、惡意曝光或非法使用學生個人信息的行為。

  3、隨後,深圳互聯網金融協會印發《關於規范深圳市校園網絡借貸業務的通知》,做出九項規定,一是必須做好風險提示,二是必須加強信息審核,三是必須控制借款成本,四是必須審查借款用途,五是必須遵循審慎原則,六是必須保證學生信息安全,七是禁止違規宣傳,八是嚴禁線下銷售和校園代理,九是嚴禁非法催收行為。

  4、中國銀監會、教育部、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2017年5月27日下發了《關於進一步加強校園貸規范管理工作的通知》(《通知》),要求未經銀行業監管部門批准設立的機構禁止提供校園貸服務;且現階段一律暫停網貸機構開展校園貸業務,對於存量業務要制定整改計劃,明確退出時間表。該《通知》要求:疏堵結合,維護校園貸正常秩序。商業銀行和政策性銀行在風險可控的前提下,有針對性地開發高校助學、培訓、消費、創業等金融產品,為大學生提供定制化、規范化的金融服務,合理設置信貸額度和利率。另一方面,為杜絕校園貸欺詐、高利貸和暴力催收等行為,未經銀行業監管部門批准設立的機構不得進入校園為大學生提供信貸服務。

  文/本報記者溫婧 程婕

  實習記者楊思萌 歐碧藍

下載前沿客戶端關注更多精彩

推薦新聞

我來說兩句

關於北方網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纔 | 聯系我們 | 網站律師 | 設為首頁 | 關於小狼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22-23602087 | 舉報郵箱:jubao@staff.enorth.cn | 舉報平臺

Copyright (C) 2000-2016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天津北方網版權所有